文艺复兴时期欧洲人口大量死亡,老鼠身上的虱子是关键

据说,在欧洲十四世纪开始,鼠疫流行,持续近四百年,一波一波侵蚀欧洲,仅十四世纪七千万人口的欧洲,死于鼠疫的人口有两千五百万之多。而同期,欧洲文明正在飞速发展,这是欧洲从野蛮文明向资本文明过度的关键时期——欧洲文艺复兴时期。


十八世纪欧洲鼠疫结束。原因是大约1727年印度发生一场地震,导致不计其数的亚洲老鼠迁徙到了欧洲,掠夺了欧洲老鼠的食物,导致欧洲老鼠族群消亡,间接终结了欧洲流行鼠疫时代。细节就是亚洲老鼠身上寄生的虱子对人类不感兴趣,不叮咬人类,所以病毒从老鼠身上传播到人体的通道被隔断了。欧洲老鼠身上的虱子比较喜欢叮咬人类,所以老鼠身上寄生的虱子,其实才是欧洲流行鼠疫的关键?


注意...

封闭的生活,寂寥的春夜

新冠疫情是个由头,人间万象竞相暴露,居于陋巷失去自由,本就没有多少的东西,失去了更现弥足珍贵,然,不看那甚嚣尘上的昂扬,也只有潘鬓消磨时光。索性,想翻出陈年老酒,却寻不着当年的酒意,兴致寥寥,茶却刚好。

猩红盖,尘封酒,

无力撬光阴,寄篱望栽柳,

滴雨楼,烟霓虹,

老陌巷,凶寒蛩,

草惊风,树惶恐,

影无人,露凝空,

杯未满,茶已浓。

住高楼凭窗,听琵琶感怀

特殊时期,历史上会有丰富记录,然平民一枚,数十年人生经历,此时此刻足以沉淀几缕情绪,最爱听的琵琶是《大浪淘沙》,瞎炳能流传,充满了历史的传奇性必然,也自然抹不掉漫漫数千年人类社会发展史的偶然。论才华,我相信瞎炳并非唯一的遗珠,论阅历,我相信几十年也丰富不成天花乱坠的气象。所以,琵琶曲《大浪淘沙》颇能触发深刻感怀。8toto.com

十数年,数十年,看金阳西斜霞满天,通途直上,漠漠楼林无炊烟,几度瑶池宴,人间几千年?

铁马残,铜人锈,听瞎炳琵琶敲天漏,青街巷柳,瑟瑟兵戈换烈酒,问汗青在否,琴音三五首。

从被独派和统派都不待见的工人派想起,老话题了

洗红薯的时候想起老话,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

早些年曾与顾玉玲女士有过一次交流。她说到一个现象,在台湾,她们的组织被“独派”认为是“统派”,被“统派”认为是“独派”,所以她们成了不统不独的工人派。顾女士当年是台湾TIWA的领导人,因为专注为职工服务,所以后来我想起她说到的现象,不禁联想起大陆的“左派”和“右派”。

后来想通了一个道理。无论是“独派”还是“统派”,代表的都是资本的利益。所以跟专注职工利益的顾女士她们,自然格格不入。所以就出现了无论“独派”还是“统派”都会将她们列入敌人的阵营。事实上,她们是“独派”和“统派”的共同敌人。

大陆的“左派”和“右派”也都是代表着资本的利...

从《流浪地球》窥视当今社会现实真相

[图片]在“豆瓣”网上“红楼主”有一句对《流浪地球》影片的评论:对标《2012》,无论是题材立意,还是剧情设计,都非常差劲,总的来说,如果不是雷声太大,可能失望也没那大,分就不会给这么低了。

但这只是肤表层面的评语。

事实上,通过观察我们会发现,网络上各类表现为“民族主义”的网站上,对该影片的评价几乎都往“吹捧”的方向进行发挥,和引导舆论。

另一方面,实质上,我们几乎无法从该影片看到任何可能的阶级色彩,和阶级冲突的现象。这很奇葩,这对于那些平日里歌颂毛主席,强调自身“左”色彩的舆论引导者而言,对《流浪地球》的吹捧,真是奇葩。

是的,这里有个关键而且刺骨的参照物,就是《2012》。

我...

《三和大神》一部引起中国人关注的NHK纪录片

是的,你没看错,是日本媒体NHK拍摄的纪录片《三和大神》。

大约从2010年起,深圳市龙华地区最大的职介所——三和职介周边,聚集了一群被称为“三和大神”的年轻人。很多人其实并不清楚“三和大神”的起源,事实上这个称谓最初来自一名在三和周边游荡的,精神失常的,外来打工者,因为他在三和周边的癫狂现象,被周遭一样陷入癫狂边缘的日结临时工们称谓“大神”,于是,“三和大神”的称谓开始流行,开始演化成为那一群,寄生在三和职介周边,靠日结临时工生存着的流浪工人们的“正式称谓”。

这是一群非常具有讽刺味道的青年人。几乎所有人都在为他们的堕落,为社会泛泛的黑色调所感慨的时候,也几乎所有人都在刻意忽略和绕过一个...

从左派跟工人的关系谈起毛泽东《整顿党的作风》

许多年以前曾经有一个人问我,左派和工人是什么关系?我不记得当时是怎么回答的。如今忽然想起这个问题,第一反应的回答应该是,木关系。

想一想,所谓“左派”指的是什么样的人们?通常来说,问我的人所指的“左派”,不是工人。然而我这些年觉悟的观点之一,工人阶级是最本质的最真实的左派。所以,要给这些不是工人阶级成员的自诩的左派打上引号。过去我也是这样的“左派”,所以引号并不带贬义。

我以为,从工人立场(利益)的出发点去观察工人阶级之外的各种社会人群的言行,是判断这些社会人群和工人阶级之间关系的主要途径和依据。现实中,我们具体从三个方面分析和判断现实中的利益关系。包括身份识别,聚焦方向,利益关系三个方面。

举例说...

现阶段关于阶级斗争现象和革命幻想的关系——把常识再挤一挤

发布了长文章:现阶段关于阶级斗争现象和革命幻想的关系——把常识再挤一挤

点击查看

常识常识,都是常识,常识堆砌起来的常识

立此存照

2018-11:小议马克思主义者和列宁/毛泽东主义者的区别

注意,马克思跟列宁,是两个概念。马克思是学者,如果不考虑他的著作理论得以有效传播所产生的价值,那马克思就简直十足的寄生虫了。一辈子除了著书立说,嘛屁事没干成过。而列宁则不一样,一辈子都在战斗,在真枪实弹的战争中与各种敌人战斗。对于他们所处的时代而言,列宁的结论是创造了苏联,而不是创造了列宁主义。同理,毛泽东的结论是创造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三十年前的),而不是创造了毛泽东主义。如果没有苏联,没有中华人民共和国,那么列宁和毛泽东恐怕也不是甘当马克思的人物。


马克思是思想理论的革命者,列宁和毛泽东是实践理论的践行者和革命者。事实上,马克思更像一个书生,书本上的革命者,而列宁和毛泽东更符合现实革命...

石秋:看那些文化现象的点滴,文者多如鸡

从80年代记事,我印象中看到过不少影视剧把一些历史人物进行美化歌颂。比如80年代曾经在电视台热播过的一部台湾连续剧,描绘的是满清铁帽子王多铎和大汉奸范文程的老婆之间的凄美爱情故事。小时候没啥文化,因此也没啥感觉。后来才知道,多铎也就是满清入侵后,扬州十日,嘉定三屠的操刀者。

这又回头说一件事,满清入侵后,从性质上讲就跟日本入侵是同样的。但在历史书上,却没有把这两次入侵等同,原因就是,成王败寇,成王败寇,成王败寇,对的,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然后清末,中国当时最顶级的文人王国维,殉清了。

其实真不能说王国维就代表了中国文人。就在两三百年前跟王国维前后呼应的,还有位钱谦益。这似乎是个老话题。当人心坏了的...

工人阶级的五大保障——社会主义工人的基本权利

前言:这是2008年作者经过总结归纳开始公开的观点,2008年起陆续在一些网站有过发布。以下是文章的节选。


五大保障分别指:

1、劳动权利保障。劳动者的劳动权利是不容剥夺的。逻辑是,社会财富由劳动者创造,人类社会之所以发展,基础是劳动者的劳动付出。因此在人类社会中,劳动者的劳动权利理应是最基本的社会保障。具体说,只要劳动者主观上愿意劳动,那么就无人有权在劳动岗位和劳动价值上,可以剥夺劳动者的权利。举例:若干年前工厂的厂长书记都不能开除国家职工和降低职工的工资,在八十年代有个词形容这样的现象,就是“铁饭碗”。这个保障的指的具体现象就是,劳动者不会面对失业的压迫,从而保障了劳动者劳动自由的...

西安骡马市张胖子私房菜无下限克扣员工工资,工资负数白干了?

今年16岁的小雪从小生活在咸阳的一个单亲家庭。2015年,因为家里生活拮据她便辍学出来打工了。小雪说,今年5月份,她应聘到西安骡马市附近的张胖子私房菜做服务员。

小雪:“刚去的时候人家给我说,待遇是2100元,加全勤共2200元。”

小雪说干了几天后,老板娘告诉她新人工资只能按1700元算,而说好的是干服务员工作,可实际工作中连厕所都要打扫,干到最后,甚至上厕所超过10分钟都要扣钱。于是今年9月23号,小雪从张胖子私房菜离职。小雪说,当时老板承诺10月份会发9月份的工资。

可直到10月20号,不但工资没有发,她的微信还被老板拉黑了。于是当天小雪就去店里想找个说法,结果她在店里看到工资条时...

访问红楼主等一些有趣的网站,可能你需要修改电脑的DNS

我们用电脑经常会出现网络连接异常,登陆不上的问题,这有可能是IP地址连接错误的原因,这就需要我们更改一下DNS地址,这样网络连接一场就能解决。(邮政大学也是常见原因)


点击控制面板,点击网络和Internet


进入后点击更改适配器设置,右键“无线网络连接”,或者“以太网连接”,选择“属性”


双击 “Internet协议(TCP/IPV4)”,出现属性对话框自动获取IP地址不变


DNS地址:选择“使用下面的DNS服务器地址”,手动填写DNS服务器地址,首选为8.8.8.8;备用为8.8.4.4,或223.5.5.5,和223.6.6.6(还有很多其他免费的DNS...

中山大学,人民大学,学生介入社运的一点思考

这几年名牌大学的学生参与社会运动的例子有点多。背后是有资本在推动,无疑。然而,资本在推动此类事件的时候,有没有考虑过这些学生最后得到的“下场”呢?不知道。但是,只要有考虑,就不会意外结果是这样的。


那么问题来了。大学生真的只能通过这个途径的“牺牲”才能彰显他们的社会价值?或者人文关怀的意义?或者普世价值的情怀?


我们把话题回溯到另条路径上试试。假如这些211中的985学生,正常毕业,他们可能进二三流大学教书,成为知识和见识的传递者,也可能混入某大资本把控的企业,有机会影响到被雇佣的群体和局部的雇佣制度及环境,当然,也存在不小的可能,混入政界,当上公务员,这样影响力会更大……那么好了...

知乎上一条关于联想工厂的内幕:凉心企业联想

联想我来强答一波吧,本人曾经在联想的工厂呆了五六年,从一线工人到线长再到组长。这个工厂,简直就是奇葩中的战斗机。下面说几件我在工厂里遇到的奇葩的事儿吧。1、对员工福利的各种暗扣,联想工厂给员工的底薪,在周边电子厂中,算得上偏低的,不过这里管吃管住,每个月都有生活补贴,可以在工厂里边的食堂,小卖部等地方消费,用不完的,可以随着下月工资一起补发,所以大家节约一点,总体算起来,待遇和和周边的工厂是持平的,这是前提。


后来,联想新开了一家工厂(据说当地给了很大的税收补贴),很多老家在那边的员工都回到那家新工厂了,待遇不变,所以,本人也去了(老家在那边),然后,发现这里真鸡巴坑,这里的食堂和小卖部...

请关注台湾左翼联盟候选人黄德北老师参选大安文山区市议员

台湾左翼可以参加政治选举,选议员,选市长,但是,这条竞选之路本身也是资本竞争之路,那么左翼有可能成功么?欧洲有过一些类似的例子,目前还没有令人绝望。所以,仍然有大批怀着改良社会的人们,积蓄力量,向这条道路披荆斩棘而去。我不能简单评价他们的对错,不过可以肯定的说,我赞同他们的努力。

台北市由世新大学社发所教授黄德北竞选大安文山区市议员,桃园市由工作伤害受害人协会专员刘念云征战平镇区市议员,值得各位关注。

台湾工运团体纷纷参选各级医院,共同反抗《劳基法》

旧文:从裕元2014年运动说起

2014年高埗裕元厂集体维权运动经过了10天的罢工,最终工人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失败了。具体付出了什么样的惨痛代价,我就不多说,大家懂的。

在珠三角近十年来数不清的工运事件中,我们所接触和处理的集体维权事件,绝大多数工人是取得了阶段性胜利。所谓胜利,我们一般用算数题的方式来衡量。即付出和收获两者权衡,最终结果是正值还是负值,结论就是阶段性胜利或失败。显然2014年4月的高埗裕元工运是失败的。

一起失败的运动,在我们的工作中,通常不会作为宣传的案例(当然我们本身做的宣传工作就比较少)。原因很简单,我们的方向是支持工人维权,而不是打击工人维权,更不是引导工人仇视政府。这是我们和某些人们的区别之一吧。

为什...

不容易啊,这身工衣大家知道是哪个厂么?

环卫工又被拎出来做教材了

30位小学生“客串”环卫工人,切身体会劳动辛苦。然后,得到的教训就是,要好好学习努力成为人上人,不好好学习以后就可能像环卫工一样辛苦。

你知道什么是工人阶级的五大保障么?

1、劳动权利保障;2、健康保障;3、衣食住行基本生存环境保障;4、子女抚养教育就业保障;5、养老保障。 

你知道什么是五大保障么?分享一篇:https://www.douban.com/note/703283126/

公益与慈善不应当被混淆

看到一篇所谓“公益人”的文章。想到一个观点。被慈善和公益混淆之后,就分不清界限。公益受惠者为社会大众,更主要在社会的正常劳动人口。而慈善受惠者为社会残缺群体,更主要在极贫极困和难以克服病症人群。做慈善的就是做慈善的,不要打着公益的幌子做慈善,两者是不同的。

两种工友服务中心,真草根和伪草根的对比

真草根和假草根很明显。精英分子做慈善,我们更容易理解各类民间组织搞些类似“免费午餐”的善事,悲悯之情满满的。而类似这位“二房东”的行为,往往缺少悲悯之情,而更多务实利益的风格。http://honga.ga/forum.php?mod=viewthread&tid=52766

劳动者的公平待遇,社会问题的根源

亲手杀死女儿的保安和私下表达不满的NGO工作者。劳动者的公平待遇,到底是不是社会问题的根源?请思考。

那些抗议的学者和学生,真的对职工有认同和尊重吗?

一些学者和学者在集体抗议北京通过打击不合法出租屋而驱赶DDRK的政策。事实上,A、恶劣的岀租屋现象本质是劳动者劳动价值的不公平提现;B、DDRK长期处在劳动价值不公平环境中,却极少有专家学者和学生为他们的不公平劳动待遇进行抗议。


那么,为什么这个时候这些社会精英们突然那么热衷“伸张”DDRK的“正义”权利呢?


北京的DDRK主要是些服务业职工。而正是这些服务业职工的劳动,让那些既得利益者们享受了所谓的文明生活。


这些学者和学生,他们属于哪个群体?


其实不止是这些抗议的学者和学生,据媒体描述是,“社会各界强烈抗议”


这个“社会各界”是什么人?


其实,基本上可以...

韩国建筑工人罢工,占领大桥

当地时间2017年11月28日,韩国首尔,建筑工人举行大罢工,占领麻浦大桥,导致车辆通行受阻。目前尚不清楚工人罢工的具体诉求。

总是抗议,总是抗议,总是资本富贵劳动低贱

现代汽车韩国工人停止生产SUV,抗议该公司计划裁减组装线员工。工会方面警告称,可能举行一次更广泛的罢工。

2006年创办,2013年后关停